恐懼和愛,二選一
     
  作者: 孫振愷醫師

爸爸一坐進診間,就露出了焦急無奈的神情,「醫生,我知道他是同志,雖然一開始發現這件事很生氣,因為我很怕他在外面跟一些不是很正常的朋友來往,你知道的,這比較不是正常......一般人會走的路,但現在不知道怎麼改變他,我們也只能接受。他現在幾乎不打電話給我,打電話他都不接,關心他也都愛理不理,看到他一直憂鬱振作不起來,我們到底該怎麼做才好?」

20歲的阿宏(化名)目前念大學,在外面獨自租屋。一年前媽媽無意間發現阿宏和男友親密對話的簡訊,因而阿宏坦承了自己是同志,媽媽大發雷霆,想知道是什麼原因讓他「被帶壞了」,長期在外地工作的爸爸更是憂心忡忡,頻頻勸阿宏一定要試著去交女朋友,因此親子溝通時總是爭執不斷,阿宏對爸媽採取越來越疏遠的態度,後來又和男友因故分手,原本個性開朗的他,逐漸心情鬱悶,整天只想躲在自己的住處,幾乎沒跟人接觸,也不想去上課。阿宏第一次來到我診間詳談後,我建議他下回務必要請爸爸或媽媽跟著過來一趟。

由於面對過很多同志個案的諮商,這議題往往對於一個家庭有著隕石般的衝擊力,能感受到他們的痛苦和不知所措,「爸爸,你臉上有著明顯的擔憂和無奈,這個擔憂來自於對他很深的愛。你很擔心他遭受異樣的眼光,對於他的未來充滿了恐懼,也不希望他未來無法像一般人結婚生子,過著快樂的生活。而阿宏內心一樣是愛你們的,他非常在意爸媽,卻又擔心永遠得不到爸媽的認同,因此乾脆就減少聯絡,他必須假裝自己沒有很在意爸媽,以逃避不被接受所帶來的失落感。也就是說,你們之間的愛從未消失,只是被阻礙了,強大的恐懼感隔在你們中間,阻礙了你們的關係。」
看到爸爸點點頭,我想讓他們更進一步和阿宏互動,「如果你們真正在意的,是怎麼讓他更快樂,以及改善你們的關係,我想邀請你做一件事,請你待會真誠的告訴阿宏,你們心中對他的關懷,這個部分不需要任何的演練,只要用心很自然的表達出來就好,除此之外,不用急著給他任何的評論和建議。如果你希望解開彼此的心結,就把以往的情緒和不愉快放在一邊,勇敢的說出心中的愛,這些情感一直存在你們內心深處,只是從來不好意思真正說出口」,爸爸眼神中透露著困惑和質疑,經過一番解釋和討論後,他終於同意。

我請阿宏進來診間,與爸爸面對面的坐下,而後爸爸開始發言。

「阿宏,爸爸想跟你說,你要記得接我們電話,我都是為你好,你交朋友可以,我只是希望你不要被朋友帶壞,你是我唯一的兒子,我希望你交女朋友,是想要有人照顧你,結婚還是比較有保障」,我正擔心爸爸是否要再次訓斥兒子,此時爸爸突然話鋒一轉,「爸爸心裡面,一直對你覺得很抱歉,我和你媽媽從以前就個性不合,經常吵架,從你小時候,家裡總是吵到不得安寧,後來我在外地工作,有一陣子在外面跟女生比較親近,媽媽因為這樣更是一天到晚跟我吵到天翻地覆,家裡應該是溫暖的地方,但我們家不是那樣,而且我陪你的時間很少,一直都很少」,爸爸聲音變得哽咽,「對不起!對不起!爸爸真的很愛你,你知道我們都最愛你,我不知道要怎麼說......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做......爸爸很對不起你,希望你原諒爸爸,對不起!我很愛你,真的,再給爸爸機會,好不好.......」父親泣不成聲,阿宏眼角開始泛著淚光,當爸爸坦然敞開自己情感脆弱/柔軟的一面,他們之間阻滯的情感,就這麼自然流動起來了。

2010年的國外研究顯示,相較於排斥同志子女的家庭,家人若能展現接受包容的態度,會讓同志子女的憂鬱和自殺的比例大幅減少,且自信和健康程度明顯提升。根據我們的臨床經驗,有不少父母在發現或得知子女是同志後,他們的心思完全被擔憂所占領,彷彿孩子從此以後變了一個人,再也不是以前的寶貝兒子/女兒;另一方面,孩子害怕自己不被接受,轉而變得跟父母疏離,或者武裝自己用憤怒來回應,藉此來迴避內心不被認同的傷痛。事實上,父母和子女彼此的愛,一直都沒有改變過,只是在被恐懼所阻礙,這些恐懼正是人類大腦無限想像的產物。家庭能否快樂,孩子能否幸福,關鍵從不在性傾向,而在彼此是否持續的接受愛和付出愛。當我們願意放下評斷和過往情緒,選擇了愛,恐懼就失去了力量,在關係受到強大衝擊後,在雙方試圖跨越層層的恐懼和恢復連結的過程中,也許衝突不斷,也許痛苦煎熬,然而,生命短暫,一切事物都是無常,及時勇敢去愛,永遠是我們能做出的美好選擇。 (為保護當事人隱私,人名和背景資料均經過適當修改)
 
回上一頁
 

服務電話:(02)2255-5222 (請現場掛號) .診所地址:新北市板橋區文化路一段275號1樓 (板信銀行隔壁)
  前往 健保局   © 2008-2018 Young Psychiatric Clini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