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關係
     
  作者:凃怡安醫師

有人說養兒方知父母恩,有了自己的小孩後才知道以前父母如何辛苦,為何奔勞;也有人是將以前小時候沒辦法做到或無法滿足的,通通彌補回來,希望能讓孩子擁有自己夢想的一切;或者將自己的期待投射到孩子身上,認為應該要能做到目標才不算辜負一番心血。也因此在診間,我們總是會問:「目前跟誰一起住」,「家裡還有誰」,「你和家人的關係怎樣?」,「如果有事情,主要找誰討論、你比較信任誰、和誰比較說得上話」,問了一堆看似與主要來看診無關的問題,把祖孫三代都梳理的清清楚楚,而了解一個人的家庭氣氛及生活環境,較可以理解想法以及行為模式,就好像衣服的領子,詢問家族譜是提綱挈領的動作,三兩下一提起整件衣服,一個人的模樣就活靈活現浮現出來了。

而何謂家的定義? 母親的腳色是怎麼樣的呢? 在<當他們認真編織時>的電影裡面,故事中小女主角友子的媽媽離家,無人照顧的狀態下暫時住到舅舅家裡,舅舅的同居人凜子身體出生原是男性,但擁有女性的靈魂,提供了友子一個母性的形象,第一次吃到可愛的便當;被照顧關心的感覺;有情感的安心寄託,她們彼此承接了缺失的部分。而小友的親生母親是失職的,不能說她不愛小友,只是她更愛自己,為了追求不穩定的男友感情拋家,在故事裡面逐漸透露出,其實是由於她從小未感受到自己母親的愛,終其一生,不斷在別人身上去尋找未被滿足的需求,似乎沒長大還在討愛的孩子,也因此無法給予友子完整恰當”母親的愛”。

難道這巨大的空洞只能一代代傳承下去,像那首數數之歌,在祖孫三代的口中一遍遍吟唱,重演並複製疏離的模式嗎? 電影結尾畫面給了我們一個光明的未來。凜子空蕩蕩的胸部,可以做一個以假亂真的E罩杯,用東西去填塞– 就好像當年凜子的母親使用毛線及棉花,修補了他的胸口,轉化母親的愛,暖暖塞滿了心窩。暫代的”母親”、假的”胸部”、過渡的”借代客體”卻貨真價實地彌補了缺失那一塊。這一段相處的經驗會陪伴著友子長大,重新形塑她的人格,構成她生命的一部分;就好像心理治療中,在此時此刻與治療師之間的互動,個案得以再度重演彼時去理解、接納自己,將好的經驗內化,重新整理自己的人生。
 
回上一頁
 

服務電話:(02)2255-5222 (請現場掛號) .診所地址:新北市板橋區文化路一段275號1樓 (板信銀行隔壁)
  前往 健保局   © 2008-2018 Young Psychiatric Clini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