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好難,要如何做到?
     
  作者: 基隆心身心精神科診所 孫振愷醫師


人生的旅途,誠如「正念」(Mindfulness)概念的創始人喬.卡巴金博士所說,總是「苦樂交融」,雖然每個人都想趨樂避苦,但突如其來的「失去」,常是避無可避,當這些重大的打擊出現,當我們失去了重要的人事物,必然會感受到痛苦、難過、生氣、沮喪,在這裡,舉一個常見的情況為例: 阿輝(化名)很用心經營一段感情,已經交往了兩年多,有一天卻發現,女友劈腿別的男生,而且不愛他了,他覺得心裡好痛,當他跟週遭的好友傾訴內心的難過時,得到以下類似的建議:「看開一點,她不愛你,不值得你愛了。」、「放下吧!你會找到更好的!」,這樣的答案,通常當事人根本聽不進去,我們知道放下會比較不痛苦、比較快樂,但問題是,在情感上,感覺就是沒辦法放下啊!

這是因為,「放下」是一個相當複雜、需要時間以及練習的過程,並不是像大家常聽到的:「執著就像,雙手緊抓著一棵樹,只要把手鬆開,就能找到一片森林」這樣的輕鬆簡單,投入情感的過程,就像是把自己內心的一部分伸出觸手,緊緊的抓住對方,並把對方融合進來,所以,當我們想要切割這分情感,切掉的不只是執著,而是自己的一部分,這個過程的痛苦,往往是非常巨大的。當我們真心想試著放下,至少有兩個步驟:第一,就是要坦然去感受和接納這些負面情緒,而在這些負面情緒逐漸消減和釋放後,才能進到第二步驟:用不同的角度,看到這個失落對我們帶來的成長和意義。

人性並不想要感受痛苦,所以我們常建議別人或自己趕快放下,想要直接跳過第一步驟,希望可以不要有任何痛苦,然而,因為這些痛苦的情緒沒有被感受、被消化、被釋放,我們就沒辦法真正的放下。以上面舉的感情為例,當阿輝發現自己被劈腿了,女友不愛他了,他覺得很難過、憤怒、很失落,雖然很想要抗拒或壓抑這些感覺,但阿輝試著用「正念」的概念來面對:在這個時候,專注在身體感覺上,他覺得肩頸緊繃、頭脹、胸悶、呼吸困難、胃痛。然後,他專注的做腹式呼吸,深深的吸氣和吐氣,關鍵是有意識的放鬆腹部,吸氣時肚子自然的鼓起來,吐氣時肚子自然的縮回去。這時候,他一邊深呼吸,一邊去觀察剛剛那些身體不舒服的部位,不要去批評或討厭或抗拒這些感覺,保持好奇心的去觀察,然後他會驚奇的發現,身體放鬆了,心情也逐漸平靜了。這需要多次的練習,每當他回想起這些事,負面情緒再度捲土重來,就要再度的做正念的練習,無論這些感覺和想法出現多少次,都保持耐心的如此面對,一開始他必須練習,先停止抗拒這些痛苦的感受,慢慢的,逐漸可以勉強接受它們,最後,他平靜的接受這些感覺。

當我們能夠平靜的面對這個失落,接下來才能進到第二個步驟:
去思考這件事情,對我們有甚麼樣的意義,或者成長? 例如,阿輝發現,在這段感情當中,自己過度的付出、犧牲自己討好對方,在這段感情中,女友有許多跡象都顯示,重心都在別的地方,但自己卻假裝看不到。於是,在發現女友愛上別人,不愛自己了,雖然很心痛,但在情緒平復後,了解「愛自己」真的很重要,也就是說,透過這樣的經歷,阿輝先經歷了「失去自己」,然後重新「找回自己」。而當阿輝了解如何善待自己,不再過度討好別人,他也找到了另一段感情,一位願意付出真心、用心呵護他的女友。

「放下」確實很難,但只要我們真心想改變、想要讓自己不再落入無止盡的痛苦循環,我們總是有選擇權,如果我們持續保持用「正念」的技巧面對,讓這些情緒能夠被感受、被體驗、被消化和釋放,那麼終有一天,我們就可能把這些巨大的打擊化為養分,讓自己更加茁壯和自在。
 
回上一頁
 

服務電話:(02)2255-5222 (請現場掛號) .診所地址:新北市板橋區文化路一段275號1樓 (板信銀行隔壁)
  前往 健保局   © 2008-2018 Young Psychiatric Clini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