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哀悼的心理過程
     
  基隆心身心精神科診所林怡青醫師

一位門診的病患告訴我,前幾天接到母親的電話,得知年事已高的祖母經歷了兩個星期肺炎的折騰過世了。病患說,原以為祖母過世自己會蠻不在乎。因為從自己懂事以來,就目睹祖母對母親的批評、挑剔與許多不盡合理的要求。再加上祖母的重男輕女,總是對長孫哥哥偏心,她心裡頭對祖母總有一股生氣的 情緒。另她感到驚訝的是,自從知道祖母過世的消息後,自己就變得有些心不在焉、恍神、感覺自己變得好脆弱、失眠與多夢起來。她結論自己的狀態,「我發現自己對祖母的過世是會難過的,而不是像自己以為的是會毫不在乎的,醫生,為何會如此呢?」

在親人過世之後,我們會經歷一段哀悼的過程,要為了所喪失的人事物來進行哀悼工作。心理治療中視哀悼為一種能力,一個治療目標。在正常的哀悼過程中,自我將許多的力氣都放在哀悼失去的客體。在這個過程中,不想更動的本能的流注與已發生的外在現實互相對立。一開始心智會想遠離現實的提醒,並且以一種解離的脫離現實的方式繼續與逝去的客體作連結。正常情況下,隨著時間與能量的流逝,現實會漸漸取得優勢,個體又重新有了可以讓自己灌注的愛的客體,無論是貫注於內在或者是外在。在我們的文化中, 親人過世有守喪的習俗,從心理衛生的觀點來看是非常健康的,全家人又再度聚在一起,慢慢經歷親人過世的不習慣的感覺,失去真實感的感覺,直到內在整理完成,我們又再度可以與外在現實做連結。

以此案例而言,從小到大帶著她長大的祖母,雖然在某些想法與觀念上已帶給她一些傷害,但在不知不覺當中,病患與祖母的依附關係已經形成,即使兩人的關係是屬於一種不安全的依附。但在不安全的依附中,祖母早已在自己的 心裡有了一個位置。在帶著病患慢慢的回顧當中,她記憶起了,祖母除了挑剔與愛批評的人格外,自己卻一直很期待能得到她的稱讚,也一直很佩服祖母的俐落與機智。我看到她難過的情緒,開始有了一個可以落腳的地方,一個健康的哀悼過程正順利的開展了起來。
 
回上一頁
 

服務電話:(02)2255-5222 (請現場掛號) .診所地址:新北市板橋區文化路一段275號1樓 (板信銀行隔壁)
  前往 健保局   © 2008-2018 Young Psychiatric Clini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