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面的標籤—精神疾病的汙名化
     
  中永和身心精神科診所曾柏硯醫師

最近門診有一位不太規則服藥的個案對我說:「醫師,能不能請藥廠把這個藥的名字改一改呢?我只要打開藥袋看到藥的名字就會覺得這個是憂鬱症的病人在吃的,看著看著就不想吃了。如果別人知道我在吃這個藥,大家一定都用不一樣的眼光看我,會覺得我抗壓力不好,影響到以後升遷,說不定我連這個工作也保不住。」
當年醫師國考結束面臨住院醫師選臨床科別的時候,學長就告誡我說選科如選老婆需要慎重。他當初因為選科的事情在家裡引起一場風波。學長的阿嬤知道他選了精神科,一面哭一面說道:「好好正常醫生嘸欲做,偏偏愛去做『肖』醫生!子孫不孝子孫不孝!安捏對得起家裡面的長輩嗎?對得起父母嗎?」

在現下的社會當中,對於精神科疾病和精神科患者(甚至是該科的醫生)仍然有些既定的負面印象以及標籤化的問題存在。配合媒體報導的方式推波助瀾,把精神疾病跟犯罪、暴力行為、或者是低工作效率、低成就、異常行為等等負面的形象連結在一起。精神科醫師們想盡辦法在診間當中詳盡說明,或者是走入社區當中做衛教作演講,甚至有些醫院會把科別改名,但還是很難扭轉一般大眾對於精神疾病、還有患者的印象和成見。這樣的標籤在在影響到患者面對疾病和接受治療的意願。

難道得到了精神方面的疾病就注定要跟失敗、黑暗、沒成就、不負責任、逃避現實等等這些負面的字眼和標籤為伍了嗎?

瘋台灣旅遊節目的主持人Janet在前年網路的直播當中提到了過去她患有憂鬱症的事情,曾經很痛苦了一段時間。但是這樣的疾病好好治療之後其實還是可以重回正常生活,可以正常工作,甚至也可以把節目主持得很好。(她可是拿到了金鐘獎啊!)
大聯盟棒球場上,亞利桑那響尾蛇隊的大投手Zack Greinke在讓人驚豔的新人球季(當時他在堪薩斯皇家隊)之後,在2006到2007年這段時間陷入憂鬱症的泥沼中,影響到他球場上的表現和球團之間的互動關係。在離隊之後一段時間的藥物治療和心理治療後,他的狀況逐漸改善,也重拾過去的身手。2007年他的表現大大證明他的身手,在2009年他拿下大聯盟投手最高榮譽的賽揚獎。
在NBA籃球場,效力克里夫蘭騎士隊的愛神Kevin Love在去年一場比賽當中中途離場,之後幾場比賽缺陣遭到教練跟隊友以及球迷的不諒解。後來在他今年3月的一紙告白當中向大眾說明了他當時患有恐慌發作的事實。無獨有偶,多倫多暴龍隊的當家得分後衛DeMar DeRozan也在媒體上面公開談論自己有憂鬱症。這兩位球員在一段時間的治療之後,都克服了疾病帶給他們的困擾,重新回到球場上拚戰,目前兩位戰將都正在為了NBA的總冠軍獎盃在季後賽奮鬥中。
美國女歌手「花蝴蝶」瑪麗亞凱莉在日前在時人雜誌(People)的訪談當中透漏自己從2001年就診斷有躁鬱症。在接受專業的治療之後他一步步走出困難的時刻,重新開始他的流行音樂生涯。目前她仍舊活躍在螢光幕前,除了歌唱節目的評審,也籌備新的專輯當中。這段辛苦的過程讓人知道了花蝴蝶的殞落和奮力再起的故事。

這些公眾人物在媒體上或者是網路上自我揭露了患有精神方面疾病的事實,似乎開始扭轉了大家對於這些疾病負面的認知。他們願意面對這樣的疾病,在大眾面前公開了自己那段痛苦的時日,還有後續治療的過程經驗,也讓大家有機會可以了解這樣的疾病是可以治療的,也可以回復正常生活的。在看診中筆者也會以這些案例來跟就診的患者和家人說明,只要有適當的治療,是可以回歸正常的生活和重返工作崗位,也可以在各個專業領域繼續發光發熱。
如果大家可以對於這些常見的精神疾病有基本的認識,對這些患者就可以多一些包容和體諒,進而鼓勵患者能夠積極就醫和治療,那麼標籤化的問題便可以逐漸消散,患者對於面對自己的疾病和接受治療這件事情也更有勇氣
 
回上一頁
 

服務電話:(02)2255-5222 (請現場掛號) .診所地址:新北市板橋區文化路一段275號1樓 (板信銀行隔壁)
  前往 健保局   © 2008-2018 Young Psychiatric Clini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