妥瑞氏症男學生跳樓之後
     
  作者:張學褅摰v(本文同步刊登於蘋果日報專欄)

元宵節才過完,很遺憾的就讀到學生跳樓自殺身亡的事件。死者是一位患有妥瑞氏症的國中男同學。新聞稿上說,「他也有憂鬱症,是因不堪壓力而自殺」。事實是否真是如此,當然不得而知。令人遺憾的是,男同學的姊姊也是一名妥瑞氏症患者,去年也因「壓力」而從同一地點跳樓。幸運的是,姊姊因為跌落在雨棚上而獲救。

青少年自殺的原因很多,這是一個內憂外患都很大的生命階段。他們還沒有脫離家庭,有家庭相處及期許的壓力;同儕是這個階段自我認同及成長中很重要的課題,所以他們的人際壓力也很大。如果一個青少年患有妥瑞氏症這樣外顯症狀明顯的疾病,可以想像帶著這種動個不停的症狀,要讓同學接受以及交到好朋友,是多麼困難的挑戰。更何況,妥瑞氏症患者本身就容易合併其他疾病,如:強迫症、憂鬱症、焦慮症、注意力問題等。這些疾病對於課業繁重的國中生是非常大的干擾。只是,我們的社會還是以課業表現導向來評斷學生的。青少年在不斷面對自己的症狀及不適的當下,教育環境並不會允許他們喘一口氣的。

少子化卻沒精緻化

當然,受教育是重要的。但是,上學絕對不只是考高分這麼一元化的價值觀的。

在這一點上,當了多年的兒童精神科醫師,我一直有著許多困惑:

●學生人口在減少,是改善教育環境的好時機。每班學生數應該可以降到20人以下的。但是,我看到的大多是裁班裁校的決策。每個班級人數依然在30人以上。

●學生的素質及能力落差很大,國中階段尤其明顯。在主科上,能力分班應該更細緻,更針對學生的需求去細分。目前大部分的各階層學校只有普通班、資源班及啟智班,分法粗糙敷衍。教育體系的大學畢業生每年都上演流浪教師辛酸劇,政府為可以善用這些人才的。

●學校的輔導及心理諮商人員嚴重不足。大部分的輔導人員還需兼職行政或是教學工作。我個人的經驗是學校單位很少重視輔導或是諮商人員的。

兒童及青少年的精神疾病非常普遍,再加上沒有精神疾病的孩子在這個階段也需要很多精神上,情緒上的幫助及指引。但是兒童及青少年沒有選票,是政治弱勢,政治人物鮮少以他們為訴求對象。

我們不要總是等到悲劇發生後,才遺憾我們沒有盡力為孩子們的福祉努力。

新的政府就要上路了,希望在教育及兒童福利上,我們可以看到更有力更正確的決策導向。
 
回上一頁
 

服務電話:(02)2255-5222 (請現場掛號) .診所地址:新北市板橋區文化路一段275號1樓 (板信銀行隔壁)
  前往 健保局   © 2008-2018 Young Psychiatric Clinic. All rights reserved.